近日,在宁夏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纪检监察室出具的一份自查自纠事件备案表上,清晰记录着马鞍山管理站的一名职工,在给承包的林带树木滴水灌溉时,因检查不严,导致跑水漏水,被扣除了管护费。另一名技术员也因巡查不严,没有及时堵住漏洞,也同样按照规定被扣发了当月的绩效工资。这是管理局今年开出的第8张罚单,已罚款数千元。

  白芨滩保护区地处毛乌素沙地的西南缘,也是宁夏平原与毛乌素沙地抗争的最前沿。1953年,中央人民政府从保护黄河流域生态环境的战略高度出发,由中国科学院在白芨滩成立了防沙治沙试验站,拉开了治理黄河东岸毛乌素沙地,防止黄沙南移西扩进入黄河的序幕。从1953年成立到现在的67年里,三代白芨滩人久久为功,治沙造林60多万亩,控制流沙近百万亩,将毛乌素沙地从宁夏平原灌区的边缘推远了20多公里,实现了人进沙退。如今,在148万亩保护区林地上几乎看不到裸露的沙地。据测算,通过几十年的治理,白芨滩每年产生的森林生态服务功能总价值达15.88亿元,其中防止水土流失2405万吨,价值达5.2亿元,防风滞尘82.7万吨,价值达3.6亿元,在防沙治沙保护黄河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生态功能。

  在这大片的绿洲里,白芨滩因地制宜,引黄河之水,治风沙之害,种植了防风阻沙效果更好的针阔混交骨干防护林,最大限度减轻了黄河水的泥沙含量。在缺水少土的沙漠里,他们在防护林带里铺上了长长的滴灌管道,并通过监测沙壤水份,控制灌溉时间和水量,把甘甜的黄河水精准地滴到每一棵树根上,既节约了水资源,又防止大水漫灌引起沙壤的盐碱化。

  去年以来,保护区还针对一些输水管道老化,老鼠、兔子啃咬等因素影响,加上风蚀沙埋,许多滴头移位,黄河水灌溉质量不高的实际,保护区投资了288万元,采购铺设了28600米PVC输水管,对13700亩针阔混交防护林带内破损的滴灌管进行了更换,并出台了相应的滴灌巡护管理制度和监督巡查组,从前端泵房的巡护维修到末端滴管的运行状况,进行不定时检查,最大限度杜绝跑冒滴漏现象的发生,让120多万立方米水资源得到有效充分利用。仅今年与往年同期相比,就节约资金60余万元。

  今年,保护区遭遇了近十年来少有的大旱,4万多亩针阔混交防护林带的树木保持率仍然达到99.4%,平均生长量超过20厘米。马鞍山管理站干部杨明说:“千道理,万道理,树木成活是硬道理。当初被扣发管理费的时候,心里还很很有想法。不就是几滴水吗?但看到四周都是茂盛的树木时,才愈发感到每一滴黄河水的珍贵”。  (作者 魏蒙)